• 文章

    44
  • 经验

    151
  • 访客

    31759

春节柬越行--湄公河的柔软波光(5)

2010-12-13 23:01
0
+1
您已经赞过了
9
景点:
1,755

阅读次数

我们上岸后又坐了一段车,到了一个叫做朱椟的小镇,我们今晚就住在这里了
旅店很糟糕,房间没有窗,好在还算高大宽敞,昏黄的灯光下,白色的尼龙被单显出可疑的,总算洗澡水很热很大,不过卫生间的排水系统又有一点问题
晚饭是自理的,我们放下行李就出去找吃的
小镇晚上也挺热闹的,很多排挡,我们巡视了一遍,卫生状况普遍有点可疑
没有象样的饭店,没有kfc,最后找到一家很小的小饭馆,就在这解决晚饭吧,至少这家还有个店面,还有菜单,老板还勉强会讲一两句英文
要了牛肉粉和可乐,牛肉粉味道不错,汤很浓,就是量少了点
正吃着,老板过来,问我们是不是中国人,在得到我们的肯定回答以后,他居然开始用中文跟我们聊起来。原来他的父亲是潮州人,当年来到柬埔寨,他小时候在柬埔寨上的是中国人的学校,后来辗转来到越南,在朱椟娶妻生子安顿下来,如今已是知天命的年纪了。
大概是很久没有听到乡音了,老人和我们聊得特别开心。而在此期间,我又干掉了第二碗牛肉粉!
老人告诉我们他很想买一本中文字典,可是他呆的地方很小,根本买不到,他以前学的是繁体字,现在有很多简体字都不太认识,他很想学。我们在回到上海以后,去新华书店买了一本新华字典给他寄了过去,想必他收到这本字典的时候会非常高兴的:)
也感谢他给我们带来的快乐,在这个我们旅途中停留的最糟糕的一站   第二天一早又出发了,这次要先坐小船,所以把大家的行李都集中在一起先放到大船上去
小小的三轮车堆满了大大的背包,这张照片还不是记录的最终版本,后来上面又加了好几个包,而我们的车夫又是这么的瘦小和年迈
可怜我的背包被压在了最下面,回来后发现golden temple送的两个锡制的水杯被压得变了形downloading
  到码头一看,好多船啊,都在等生意呢   越南女子摇起船来也是那么亭亭玉立     本来今天上午还有一个节目的,就是看水上市场交易
可是谁让我们赶上了春节呢,人家都要过年啊,不交易了
顺便总结一下春节期间游柬越的利弊:
这里一年四季都是热的,但是现在是旱季,不喜欢下雨的朋友一定要挑这个季节哦,至于风景么,我相信旱季有旱季的美丽,雨季也有雨季的特色
这个季节游客也不算很多,毕竟不是全球性的旅游旺季,而那里西方游客还是占了多数
关于越南的春节,让我们没能过足shopping的瘾,也没看到水上市场的交易,不过也使我们有机会看到了平时看不到的舞龙舞狮等一些具有民俗风情的东西,至于是利大于弊还是弊大于利,那就看你自己怎么衡量了,只要你自己觉得好就行了 又换了大船,继续航行   太阳很大,老外们纷纷跑到船舷上去晒日光浴了
这两个更好,索性爬到船顶上去了
  唉,人家是白种人,人家流行晒成健康的小麦色,可俺们这的主流还是一白遮百丑啊,偶还是乖乖地回舱里呆着吧
靠在椅子上看风景,渐渐地有点审美疲劳了
前排一个法国帅哥横躺在椅子上打瞌睡,漂亮的长长的睫毛简直象两把小扇子,我心里盘算着怎么样才能把自己的睫毛也弄成这个样子,然后就睡着了
  傍晚的时候,我们终于抵达了金边
在capital gh旁的车站下了车,挥手告别
友善而又自尊的以色列夫妇,宽厚善谈的贝塔斯曼前老总,整天在晒日光浴却始终白得耀眼的荷兰gg,一路对我照顾有加帮我搬了好几次行李的法国帅哥,和朋友一起出来旅行的来自德国的侏儒女士,那对背着大提琴包的漂亮的阿根廷小情侣,还有几个没怎么交谈过的其他游客
这一路走来,两天的旅程,竟也有一些不舍,毕竟,百年修得同船渡么 晚上11点的飞机我们将离开金边,现在还有充足的时间去美餐一顿
直接杀到fcc,爆满,一个座位都没有了,只好灰溜溜地退出来
河边的餐厅基本上都人满为患,我们背着大包,一身臭汗,好不容易找到一家几乎没人的,看了菜单,死贵死贵的,怪不得没人呢
后来终于找到一家,也挺有意思的,临近一桌的一对加拿大夫妇要求服务生教他们怎么用筷子,服务生也不会用,就把我们搬出来了,他们一对老夫妻要了一瓶红酒,开了瓶倒了酒,对着瓶塞就练上了,精神可嘉哦
餐厅的墙上有烹饪培训的广告,我对khmer food还是蛮有兴趣的哦,可惜没有时间     吃完晚饭,离上飞机还有一段时间,去广场上逛逛吧
王宫与河边的广场上聚集了不少市民,有来回兜售席子的小贩,买一块席子,铺在草地上,摆上自带的酒菜,一边吃一边聊,这好象是当地消暑纳凉的一个主要节目
我们也想买一块席子,坐一会,可惜小贩听不懂英语,未果
转了一会,在小贩和消闲的市民中间,我们是背着硕大背包的异类
时间不早了,我们约的tuktuk司机已经在等我们了,还是走吧
再一次来到我喜爱的精致小巧的金边机场,登上了回家的飞机
在飞机上,睡梦中再一次看到湄公河
杜拉斯笔下暧昧颓废的颜色已经淡出了她的容颜,只是在回想往事的时候,眉间还有似颦非颦一抹轻轻的忧伤,更多的却是鲜活灵动的生生不息,流溢在她的笑容中
湄公河,我想,我会再来
0
+1
您已经赞过了